欢迎您访问36选7开奖结果【真.给力】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36选7从沈富雄的尴尬看台湾社会的族群对立

发布时间:2021-06-10 05:11

  中新网6月19日电(陈正炜)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后,由于“总统”当选的合法性备受质疑,台湾社会陷入政治的混乱之中,此时大佬“立委”沈富雄,挺身而出,提出“爱台湾”的四项认知,呼吁党内停止在选举时操弄族群议题,以此消弭选后族群对立的仇恨。从这“四项认知”中可以看出过度操弄族群议题,已使台湾社会的族群矛盾日益尖锐,有愈发不可收拾之势。

  不可否认沈富雄提出“爱台湾”四项认知是用心良苦,希望和解台湾社会的族群对立,但是事与愿违,他的“四项认知”却饱受党内人士的挞伐,据报道,自沈富雄发表停止挑拨族群意识的谈话后,办公室每天接泛绿或支持者的抗议电话不停,他的助理也因此要求集体休假,来回避每天不停的电话骚扰。

  有“之父”之称的李登辉批评沈富雄的讲话“不切实际,强调年底的立委选举主轴应该仍是‘认同台湾’”。而另一位“”大老林浊水则批评沈富雄与越来越远。当然沈富雄“爱台湾”四项认知也得到一些泛蓝群众和普通民众的支持与认同,有的写文章,有的打电话为沈富雄加油,但是已经被扭曲的台湾社会,这种支持与鼓励显得单薄和脆弱。

  其实台湾社会的族群矛盾由来已久,从清朝统治时期就已经产生,主要矛盾是对即得利益的争夺,看过连横先生所著的《台湾通史》就可以了解到。历史上台湾大规模的汉人移民集中在明末清初,大部分为福建漳州府、泉州府的闽南人和广东的客家人,他们在开发台湾时经常因为争夺土地和水源而发生泉州人与漳州人(府与府),闽南人与客家人(闽与粤)的械斗。据史料记载自康熙六十年(1721年)至同治末年(1874年)的150年间在台湾发生的大规模械斗共30起,平均每5年就有一起,小规模械斗更是无时不有,无从估计,这在大陆也是少有的。到了1895年日本侵略者占领台湾后,这种封建的械斗也很快就消失无踪,转入与日本侵略者的斗争和反抗。

  台湾社会族群矛盾的重新挑起是在李登辉掌权以后,这位“之父”为达到“”的目的,有意歪曲“”的真正原因,把“”说成是外省人本省人的事件,挑起台湾民众心中的怨恨,以此撕裂台湾本省人与外省人的和睦相处,制造对立情绪。

  成立以后,在历次的选举中高举族群议题的旗帜,唤起一些民众的支持,并连连得手,也尝试到把族群对立作为选战策略的主轴既廉价,效果又大。在台湾有这样一种现象,本省人与外省人在日常的生活中,大家和睦相处,没有多大的区别。一旦到了选举期间,族群问题就会被炒的沸沸扬扬,楚汉分明。

  在炒作族群议题时又巧妙地把它与台湾人的悲情意识结合起来,突出台湾的“民粹主义”,大力渲染“认同台湾”、“台湾第一”等,否则就是“卖台”、“中共同路人”等无限上纲上线,乱扣帽子,压制台湾真正的主流民意。

  从沈富雄的尴尬中我们可以看出,台湾社会的族群对立在的操弄下已经愈发不可收拾,有越演越烈的趋势。

  应该也会看到台湾社会族群对立的严重性,这位善变的人物在“520就职演讲”中用很大的篇幅来讲族群问题,但是内容空洞,没有实质的诚意,只是权宜之计,到年底“立委”选举,族群议题还会再是选战的主轴,因为它太廉价、作用太大了,他怎么会轻意放弃它。

  台湾社会族群对立问题,用我们的话来说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,并没有那么深的矛盾对立,如果没有人为的、36选7有意的挑起它,不会有今天的对立局面。族群对立问题只能在社会的发展中寻找共识,逐步去化解,而不能只顾本政党和集团的利益刻意去挑拨、操弄。

  台湾一位媒体工作者说的好:其实台湾没有什么族群问题,只有政治问题,都是一些政治人物利用政治议题来操弄族群问题,来获得自己的利益。李登辉、之流操弄台湾社会的族群问题是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,就是要分裂台湾社会的人群,“去中国化”,建立所谓的“台湾共和国”。

  也正如沈富雄所说:李登辉是想达到全台湾75%的民众自认只是台湾人,没有中国人成份在内的最终目标后,才放弃在选举中操弄族群议题。我倒是要问问这些“人士”这有可能吗?你讲的话(不管是普通话、闽南话、客家话)、你所用的文字、你的生活习俗、你所拜的神明,都是来自中国文化,这是无法改变的,如此下去,台湾社会的族群对立还会停止吗?

  一、90%的台湾人都毫无疑问地热爱台湾,所余的10%如果不爱台湾,就应该尊重这些人的声音,不应弄成不是同志便是敌人。

  二、不能够以对大陆政策主张的异同,“中国情怀”的深浅,来台湾梯次的前后来区分爱台湾和不爱台湾,诸如反对“三通”就是爱台湾,否则就不爱台湾。